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交大人物>>阅读文章

“两弹一星”功臣姚桐斌烈士留下些什么

发布人:吕冬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8日    阅读次数:2393

来源:前沿网  作者:宋文茂

诗人臧克家在纪念鲁迅逝世13周年时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姚桐斌烈士,也不愧是一个永远活在人们心中的人。今年是他的35周年祭。他1968年在文革中死于非命,10年后被追认为烈士,17年后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30年后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姚桐斌何以让人们念念不忘?姚桐斌到底为我们留下些什么?

1946年,一心向往深造的姚桐斌,赶上抗战胜利后第一次公费留学考试的机会。考生云集,角逐激烈,姚桐斌又以优异成绩取胜,他选择了工业革命的故乡——英国。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师从国际铸造学会副主席、该校 终身 教授弗· 康德西博士(V Kondic),研究液态金属凝固过程。这里学术气氛浓厚,科研和工业生产紧密联系,是姚桐斌最为满意的。但生活费用的重压也无情地向他逼来。在国民党政府终止了他的学费供应后,他便把到手的两年的费用匀作四年使用。为省钱,他搬到一家犹太人的屋顶小房居住,早餐经常是面包加茶水,连黄油也舍不得买,一直到1951年在该校毕业获得冶 金 博士学位。19521月,姚桐斌在英国伦敦帝国科技学院工作,任实习指导员,并继续深造。他对铝硅金属合金的热裂进行研究,其成果受到专家的称赞,为此他于次年获得该院的D·I·C学位。姚桐斌学习的用功是著名的,多少次大考争得第一名桂冠,但他绝不是一个死读书读死书的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训深深植根在他的头脑中。刻苦读书,绝不是为了功名利禄。据姚桐斌的老同学庄 先生回忆,在唐山交大毕业前夕,姚桐斌与他有一次长谈,谈的就是毕业后个人发展如何着眼于社会问题。他的另一位老同学 董 先生,也在自己19461129的日记中,寻觅到姚桐斌出国留学前的思想发展脉络。姚桐斌曾向他说,留英有两点顾虑:一是怕在国外的优裕的环境中沾染资产阶级习性;二是怕所学东西对人民大众没有直接的用处。董 先生谈到这里感叹地说:由此可见,他对自己的要求是多么严格,他学有所成,报效祖国的思想基础是何等坚实!难怪留学英国期间,姚桐斌在努力完成学业、精心从事科学研究的同时,日夜关注着国内局势的发展。人民解放战争以排山倒海之势由北向南推进,千疮百孔的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日渐土崩瓦解,关心祖国命运的海外赤子无不欢欣鼓舞。姚桐斌组织并参加了左倾的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英国分会和中国留英学生总会的工作,并先后担任过留英学生总会总务干事、刊物编辑、秘书、主席等职务。

  “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1949年9月21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讲话,充分表达了包括海外侨胞在内中国人的心声。新中国宣告成立后,姚桐斌和一些爱国留学生发了热情洋溢的贺电。祖国自然不会忘记这些海外游子,姚桐斌不断收到寄自祖国的报纸杂志、影片资料等。社会主义祖国的每一个进步,都使姚桐斌激动不已。从此,宣传祖国的每一个进步,也成了姚桐斌的自觉行动

英国虽是较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西方国家之一,但其政府内敌视新中国的官员大有人在,姚桐斌的作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1953年的一天,姚桐斌接到伦敦警察局cotland Yard)的通知,约他去谈话,实际是宣布他为不受欢迎的人,限期离开英国。这时,世界最负盛名的铸造学教授依·皮沃斯基(E.Pivowarski)听到此事,邀请姚桐斌去联邦德国亚亨工业大学,让他在自己领导的研究所工作。姚桐斌1953年赴慕尼黑大学进修三个月,提高自己的德语听、说能力。在联邦德国的四年中,姚桐斌除了要处理大量的社会工作和完成众多繁忙的教学工作外,他专心致志研究金属液体理论,并取得突破性进展,他的研究成果,在联邦德国《工业通讯》、《铸工》等杂志发表后,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在此期间,姚桐斌思想上也有一个飞跃,由一名爱国者变成一名共产主义战士。1956年他在瑞士加入了中国共党.1957年姚桐斌应召回到祖国。

1957年底,姚桐斌带着报国的激情应召回国。北京钢铁学院、清华大学、中科院沈阳金属研究所都曾希望他去工作。但他最终还是服从工作的急需,到了国防部成立不久的第五研究院(七机部前身),负责筹建一个研究所。19581月姚桐斌来报到时,这里只是一个仅有12名大学生的航天材料研究组,办公室是当年袁世凯练兵的营房。到1960年,这个材料研究组已扩建为航天材料研究所(即七O三所),姚桐斌被任命为所长。摆在姚桐斌面前的任务是艰巨的,真可谓困难层层,关隘重重。但他深信,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他以锲而不舍的精神,为破前进道路上的千重关而殚精竭虑。作为所长,姚桐斌认为,首先应给研究所以恰当的定位,从而确定研究的方向。姚桐斌设想是:七O三所和火箭设计部门根据型号的需要提出所需材料的规划,然后将此要求委托国内有关部门开展研究。在此期间,七O三所和这些部门密切合作;这之后,七O三所将这些研究成果进行接近火箭条件的应用性研究,直到这些材料使用到火箭上为止。这样,既可以避免滥铺摊子、重复建设,又可以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大协作的积极性。姚桐斌曾亲自向聂荣臻元帅汇报,此后,国家计委、国防科委又联合召开了一系列全国性的材料工作会议以及测试会议,姚桐斌的主张得到会议的支持。这些会议的召开,特别是会后的实践,促成了全国范围火箭材料、工艺和测试方法研究的协作网的建立,也促进了我国冶金、化工、建材等工业技术和材料科学的发展。要取得科学研究成果,先抓人才培养。对于科技人员的培养,姚桐斌从来是事必躬亲。从学习火箭、导弹的基本知识开始,进而了解火箭、导弹对材料和工艺的要求,最终胜任各自的研究任务。为此,姚桐斌所长经常亲自授课,有时也从外单位请专家来,冶金界元老李熏博士、两院院士师昌绪等,都到这里来讲过课。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20世纪5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多不识英语,成为他们查阅英文资料的极大障碍。为了及时了解西方国家有关科技发展情况,姚桐斌在所内倡导学习英语,最盛时,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班一齐开,一时形成争学英语热潮。姚桐斌同时很重视工作人员的作风培养。1962年初,他在七O三所组织一次科研专题作风研究会,把研究工作、技术学习、技术管理与技术责任制方面的50个好坏典型,770多件实物展示出来,加以分析对比。真人实物,振聋发聩,使科技人员加深了对正确科研程序和科研方法的认识,克服了自己的不良作风。一位当年实验室的小鬼,至今记得姚桐斌一面做示范,一面教他正确操作方法的一席话。姚说:许多有成就的科学家,当初都从事过小型实验。实验工作琐琐碎碎,点点滴滴,平平凡凡,但没有这些,就没有以后的成果。当好一个实验员,关键是确保所作数据的准确,有使用价值,使科研人员敢于应用你作出的数据,这就很了不起。姚桐斌根据自己在国外从事科学研究的经验,针对年轻科研人员的问题,写过一篇题为《研究工作方法》的长文,钱学森院长很赏识,曾推荐给院刊《研究与学习》发表。至今被七O三所的同志视为仍在熠熠生辉宝贵的知识和精神财富2000年该所还将它印成小册子,作为教材供青年科研工作者阅读。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今活跃在重要岗位上的一代航天材料及工艺专家,不少人赞许当年姚桐斌的言传身教,呕心沥血的培养。

作为中国航天材料工艺技术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的姚桐斌,其卓越贡献,自然首推他为火箭所需新材料的成功研制。20世纪50年代,我国的材料工业水准很低,连一些低合金钢都生产不出,火箭材料的研制均从零开始。有一种高温钎焊合金材料,即使在中苏关系最为密切的时期,其成分和工艺,苏方对我们也严格保密,只是对我们说:中国需要时订购好了1960年苏联反目,赫鲁晓夫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像这种高温钎焊合金材料,想向苏联订购也不可能了。这种材料的研制,一时成为我国发展航天材料工业的拦路虎,在没有任何资料可以借鉴的情况下,姚桐斌带领七O三所的同志,与有关单位共同协作,当年便确定了这种材料的成分及其比例,经过反复分析试验,很快生产出了钎焊合金。后发现质量不稳定,姚桐斌又亲临第一线,找出原因,提出建议,先后用40多天时间,使问题得以解决。为此,18年后,在全国科学大会上,七O三所和上海合作单位获得重大成果发明奖。火箭发动机中的燃料在燃烧过程中,会产生3000以上的高温,容易烧坏零部件,引起事故。为此,姚桐斌等立了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科研课题。刚提出时有人曾说是胡子课题”(意即等白了胡子也不会出成果)。姚桐斌坚信自己的主张,在他的支持下,几位工程师默默地进行研究,他们终于获得成功。将他们新研制的材料和工艺用于新型号的火箭上,使火箭发动机的高温大为降低,同时还提高了比推力,增加了射程。

众所周知,火箭结构越轻,就飞得越高,越远。姚桐斌建议立足本国资源,立项研制重量轻、强度高的钛合金气瓶,取代当时使用的钢气瓶。这项研究成功后,每个气瓶即可减少重量7公斤以上。而火箭的最上一级每减轻1公斤,卫星的载荷则可增加1公斤。其经济的、科学的效益是何等可观!

重视预先研究,是姚桐斌对火箭材料工艺研究工作的又一贡献。姚桐斌认为,搞火箭材料的研究,不能只考虑现有型号的火箭材料,必须有前瞻性,搞好预先研究,即他常说的:做到今天,准备明天,想到后天但是,姚桐斌的正确主张曾被批评为学院式研究,他的某些预先研究项目被砍掉。然而,他出于对火箭技术发展规律的认知,本着对事业负责的使命感,他反复解释材料先行的主张。他说:搞材料的如同开饭馆,不能等顾客点肉菜时才去养猪,点炒鸡蛋时才去养鸡。

据航天材料所后来的统计,由姚桐斌主持论证立项的预先研究课题数百项,有80%已用于各种型号的导弹和火箭。可见姚桐斌对型号设计要求研究之透彻,对某些材料和特种工艺发展方向把握之得当。

 

一段永远不能忘却的历史

姚桐斌到底有多么深厚的天赋和巨大的潜能?他的一位当年的同窗好友,以后成为冶金专家的同志读了1992116《人民日报》发表的《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怀念航天材料及工艺技术专家姚桐斌同志》的文章后,才第一次得知姚桐斌的具体工作及其贡献,这使他惊讶和激动。他说,姚桐斌回国前研究的是融溶金属,这个领域不是很宽的。尽管得力于多年的刻苦学习,他有十分扎实的理论基础,但为了适应新的任务,他必须知道的新东西实在太多了。这位同是科学家的同窗老友不禁感叹:姚桐斌一般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他有超人的毅力有超凡智慧的头脑

就是这样一颗智慧的头脑,被两个愚蠢的家伙,以革命的名义惨无人道地击毁了。行凶者一个是七机部下属二一一厂的炊事员高某,另一个是从七机部在永定路下属某所调来武斗的电工于某。他们一个用切过肉、砍过骨头的手,一个用整天熟练操作榔头的手,各执一根暖气管,向姚桐斌头上猛击,姚桐斌当即被打倒在地……正如姚桐斌的挚友 董 先生事 后致姚 夫人 彭洁清 女士的信中所说:这种事情,只可能在那无比荒谬的年代才发生。一个具有巨大科学才能的头脑,一颗怀着对人民无比忠诚的赤心,就这样无缘无故被那群无知无耻之徒毁灭了,多么可惜,可悲,可恨!” 正是这样荒唐无比、野蛮至极的事情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   

七机部当然不是世外桃源。时至1968年初夏,两个对立的群众组织,武斗时有发生,许多人不能上班,有的车间处于瘫痪状态。姚桐斌多次同干部商量避免生产停顿,但无济于事。姚桐斌不愿意随波逐流,每天到办公室工作。他不止一次地对妻子说:光拿工资不做事,于心不安。楼外的武斗,无法阻止姚桐斌头脑的思维,他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他的科学研究,何况中央对于火箭、空间技术研究的要求一直没有放松过,人造地球卫星的研制已列入议事日程。196866,姚桐斌兴致勃勃地带领七O三所的几位主任,去空间技术研究院参加孙家栋主持的防热方案讨论会,并提出和讨论了卫星防热等研制方案和任务。姚桐斌常常以一个学者的单纯,去观察那诡谲莫测的政治形势。他多次给妻子和同事说:文化大革命后,我们还要大干一场。然而,大干一场的机会再没有给这位善良的忠心效力于国家和民族的科学家。就在姚桐斌出席空间技术研究院防热方案讨论会后,屈指没有48小时,一幕人间惨剧发生了。

68,七机部两派发生武斗,姚桐斌照样去上班。中午有人听说他家附近形势紧张,劝他留在办公室,但他惦念孩子,还是回家了。就在这一刻,号称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几个人闯进家来,拳打脚踢将他推出门外,在拖往总部途中,两个狠心的家伙抡起钢管,猛击姚桐斌的头部,造成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引起死亡”(见法医鉴定书)

听到姚桐斌被害的消息,周恩来总理震怒,责令公安部长立即查明此案,并指示有关部门,开列一张有贡献的科学家名单,加以保护,必要时用武力保护。据梁思礼院士回忆,姚桐斌被害后,七机部军管会对六级以上高级工程师采取了保护措施。他说:我当时是五级工程师,在七机部二分院也属保护之列。二分院地处永定路,我们的办公区大院已经封闭,有解放军战士看守。……文革中像我这样出身的人,父亲梁启超被认为是保皇党头目,我又在美国学习、生活了8年之久,多亏周总理指示予以保护,否则必然吃了大苦头。

人间正道是沧桑。197610月万恶的四人帮被粉碎,文化大革命随之宣告结束。姚桐斌的夫人 彭洁清 女士,以一位受难者妻子的名义,以三个孤女母亲的名义,为姚桐斌喊冤叫屈、伸张真理的义举终于得到回应。1978318,在我国科学史上的空前盛会——全国科学大会开幕的那天,七机部为姚桐斌在北京八宝山烈士公墓举行追悼会。19794月,北京市中级法院以行凶致死人命罪,分别判处于某有期徒刑15年,高某有期徒刑12年。

19836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姚桐斌颁发京烈第080040号《革命烈士证书》。 

在牺牲时间、地点和原因一栏中写着:1968年6月8无辜遭坏人毒打,不幸牺牲。” 

19999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授予姚桐斌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0009月,姚桐斌半身雕像在七O三所揭幕。 

 在中华大地上,人们欣喜地看到,科教兴国战略已成为全民的共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风气开始形成;健全法制、依法治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也已提到议事日程 。让我们记取历史教训,永远告别那无法无天的时代,让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永远沐浴在社会主义的民主和自由的阳光下。

 

一种为破千重关锲而不舍的精神

一颗学有所成,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

 

  姚桐斌,192296出生在江苏无锡黄土塘镇。由于家境贫寒,姚桐斌读完小学后,父亲不再让他继续读书,只是校长特别喜欢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数次到姚家劝说,父亲才让他上了无锡中学,成为该镇第一名中学生。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上海、无锡先后沦陷,不忍在日寇铁蹄下生活的青年学生,纷纷逃离敌占区。姚桐斌也约好几位同学,相机越过日军的封锁线。1939年冬,国立十三中在江西省吉安县公开招考江西及江浙沿海各省流亡学生,姚桐斌以优异的成绩考进该校高中部。由于他学习用功,1941年,在江西全省会考时,获得总分第一名,报考五所高校均被录取。姚桐斌选择了当时已迁往贵州平越的唐山交通大学(今西南交通大学)矿冶系。他对同学说:开发中国的资源,以实现孙中山 先生的建国理想。那时的大学生生活是艰苦的。特别是姚桐斌这样的穷学生,夏天在集体宿舍,饱受蚊虫叮咬之苦;冬天只有一件薄薄的灰色土布棉被,难以御寒。为补生活费用之不足,又不得不勤工俭学,或打扫实验室,或分发邮件,或为中学生补习功课。1944年冬,日军进攻湘桂黔,学校被迫转移到四川璧山丁家坳。同学们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各自奔往目的地。这里较之贵州,住宿环境更差,没有夜读的条件。同学们便自备一盏桐油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读书。人们注意到,几乎每晚姚桐斌的油灯总是最后一个熄灭,但第二天大家起床时,他又第一个在窗外朗读英语了。功夫不负有心人。1945年,姚桐斌以全班总分第一的成绩获得学士学位,并被分配到经济部重庆北碚矿冶研究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