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交大人物>>阅读文章

忆读书时的几件小事

发布人:吕冬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4日    阅读次数:2332

来源:前沿网  作者:严良田

 

1947年夏天,我从设在北京的河北高中毕业,走进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按照我的性格和爱好,曾经打算学习考古,幻想着有朝一日,也想裴文中先生那样,发掘出一个稀世之珍!也曾打算学习化学,幻想着将来到近海地区,以海水为原料,提炼有用的化学物质。这时,我们本族的一位婶母托人捎话给我,她说,中国需要很多铁路,一辈子也修不完,不会失业。她建议我学铁路工程。她是我们本族唯一一位读书识字的女性,我就听了她的话,报考了唐山交大,同时申请了奖学金。

我在北京参加了唐山交大的入学考试,但久久不见录取通知。我十分焦急,就写信去查问。很快得到了回信。伍伯昌先生在回信中说,录取通知书已寄到河北省乐亭县芍榆屯。并且要求我在1013日到校报到。显然,我收到的是第二份录取通知书。伍伯昌先生的认真负责的精神使我十分感动,并且影响了我的一生。

团 结 友 爱

1947年秋季开学,我赶到唐山工学院报到。到达时已是中午时分。正踌躇间,迎面走来一位笑容可掬、年龄稍长、学生模样的人。在问明我是来校报到的新生后,立即表示欢迎,并扛起行李,领我到了东讲堂二层的一间大教室中。他告诉我,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下午去注册。他指给我宿舍和食堂的位置。继而又关照说,教室的讲桌上摆有图书,可以随便翻翻看看。他意欲下楼,又转身告诉我,校门北面还有一个旁门,那里有一个饭馆,可以在那里吃午饭。他放心地下楼去了。当时,我感到大学校园很温暖。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同学们会伸出帮助之手。我也就暗下决心,以后,我也要参加迎新活动,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新同学。

后来,我与这位接待我的同学重新认识了,原来他就是即将卸任的学生自治会主席许晋堃。

按照他的关照,我翻阅了课桌上的图书,那是一批新书。没有图书馆的藏书章,也没有分类编号。出版地有上海和香港。新书的内容包括政治、经济、文学艺术、历史和哲学等方面。这批书影响了我一生。这是后话。

开始上课以后,一天下午,忽然传出一个消息,一名高年级同学,身患重病,住在开滦医院就医,急需输血。而医院没有备用血浆,希望同学们去献血。消息传出以后同学们急步走了四、五公里,赶到医院,自愿为同学无偿献血,人数多达数十名。经采血验血以后,我有幸在前15名以内,并且是O型血,是万能的献血者。后经医生于患者商量,最后确定了一名献血人选。未被选中的献血者,才放心地离开医院,返回校园。

治 学 严 谨

初到唐山,总想找个老生了解一下学校的情况。原来,学校采用学分制,二年级有17个学分,必须获得学分总数的三分之二,才有资格继续跟班上课,否则,将被“cut”。罗忠忱教授讲授的两门力学课,合计6个学分。这就是说,必须得到这6个学分,才能获得继续学习的机会。这样,两门力学成了看门课,罗教授成了看门人。

后来的情况,倒使我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那是在听过罗教授讲课和参加过力学考试之后。

罗教授讲课,深入浅出,逻辑性强,只要平心静气地听课,完全可以听得懂。再加下课后认真复习讲授内容并认真演算习题,力学课并不难掌握。力学课程的考试,也不像外面传说的那么“恐怖”。罗教授力学考试的内容,不脱离力学的基本原理,也不故意出偏题和难题。但要求十分严格,得数必须准确无误。所谓准确无误,是指三位有效数字完全正确,只懂得计算方法而得数不对,则不能及格。

起初,对这条原则存在种种误解。后来,到建国初期,在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管内有一座桥梁垮塌,造成重大损失。当时,正处于由英制单位向米制单位过渡时期。这场事故是由于桥梁设计者对单位处理不当而引发的。该设计图纸曾经过总工程师签字认可,因而,总工程师也作了检讨。至此,罗教授要求的计算得数必须准确无误,才被普遍认可。

罗河教授给我们班讲授测量学和与测量相关的天文学。他另有一番严谨的风格。他说,在每次小考之前,大约一周左右,就开始酝酿考试题目。所以,罗教授的考题从不重复,每次考题都有新意。

追 求 进 步

前面提到入学报到那天,我曾接触过一批社会科学书籍。这批书籍的来源,颇具政治色彩。这是五卅一纪念图书馆的书籍,1947年秋季开学后,五卅一图书馆筹备开馆,图书管理人员亟待配备。我跃跃欲试,争先报名成为五卅一图书馆第一代管理人员。

那批图书包括《资本论》(中文版、日文版)、《共产党宣言》、《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联共党史》等政治、经济图书,《李有才板话》、《李家庄变迁》、《吕梁英雄传》、《新儿女英雄传》等反映解放区生活的文艺图书,还有歌剧《白毛女》和诗歌集《马凡陀的山歌》等。

为了保证这批图书的安全,必须设法把这批图书“挤”进学校图书馆的书库。这个努力成功了。这批图书占用了4个木质书架,管理人员与校图书馆的管理人员联合办公。我们管理人员的领导人是陈秋英同学。他组织管理人员参加读书会,在图书馆前旗杆旁的草坪上开讨论会。他说,先读经济方面的书,在逐步扩大到政治方面。

唐山解放前夕,迁校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议题。我约了王润、郑仲增等同学,创办了反迁小报《大家谈》,坚持宣传反迁观点。反迁最终虽然失败,但也锻炼了队伍!

后来,学校得到了上级的命令,决定南迁。五卅一图书由我装箱,RCA收音机也装在箱内。我们辗转到了江西萍乡。1949年春,同学们喊出“打回上海迎解放”的口号。在上海,住进上海交大新文治堂。这时,五卅一图书馆又有了活动空间。在新文治堂舞台上摆开阵势,出借图书。那台收音机也派上了用场。我约了几名同学,收听北平广播电台的记录新闻,并抄写公布,效果很好!420日的渡江命令,就是由我抄收的。

1949426日深夜,上海军警冲入上海交大校园,大肆逮捕进步学生。新文治堂门前架起了机枪,特务入室检查学生证件,反动气焰十分嚣张。第二天上午,《短波》报工作人员齐集新文治堂的阁楼开会,研究对策。廖鼎烈同学的发言一针见血:不能被反动派的气焰吓倒。《短波》报继续出刊!大家同意他的观点,与会者有王乃忠同学,可能还有梁家瑞、郑仲增等同学。

这些小事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但我只是一个群体中的一员。

于小事中见精神!

资料来源:作者写于20017

作者简介:严良田,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1947年考入唐山工学院土木工程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从事铁路车站与枢纽工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