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交大人物>>阅读文章

回忆父亲顾宜孙教授

发布人:吕冬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4日    阅读次数:2069

来源:《校史资料选辑》  作者:顾耀祖

 

      “文化大革命”初,他得了“当权派”、“祖师爷”、“权威”三顶帽子。称作祖师爷是因为他的徒孙已当了教授。他的学生中林同炎、林同骅、张维、黄万里、严恺等都比较出名。称作权威是因为解放前他兼任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理事长,解放后兼任武汉长江大桥的顾问。其实,这三顶帽子正好从侧面反映出他认真办学的成绩。

西南交大校庆百周年即将来临。应校方之约,撰文回忆我父亲顾宜孙,校方提到他任唐  (唐山工学院,唐山铁道学院的简称)院长的时间最长,应将他的事迹写出来。他可以算作唐院的“三朝元老”。抗日战争时,他任交大贵州分校校长;当时唐院和北京铁道管理学院在贵州合并。抗日胜利后,他任唐山工学院院长。解放初任命他为唐院院长,1965年又改任副院长。现将他的经历和事迹简述如下。

努力求学,认真办学

他是上海交大毕业,通过公费留学考试进入康奈尔大学,并取得博士学位。因学习优  异,获得金钥匙的荣誉。回国后,就在唐院执教直至终身。后来唐院的出国留学生,都由他  推荐去康奈尔大学。原先指导他的导师雅各比称赞唐院毕业生的质量很高。此后,唐院毕业  生去该校学习就更加容易。久而久之,唐院就有“东方康奈尔”之美称。

他执教认真,学生交来的作业他都记上交作业的日期。因此学生们都不敢迟交作业。哪  一门课缺教师,他就教哪一门课。他还要兼系主任、教务长等职。

 “文化大革命”初,他得了“当权派”、“祖师爷”、“权威”三顶帽子。称作祖师爷。是因为他的徒孙已当了教授。他的学生中林同炎、林同骅,张维,黄万里,严恺等都比较出名。称作权威是因为解放前他兼任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理事长,解放后兼任武汉长江大桥的顾问。其实,这三顶帽子正好从侧面反映出他认真办学的成绩。

热爱唐院,患难中不离去

当日军侵占华北华东后,他只好从上海的租界区乘船经越南进入昆明。龙云要他在云南大学执教。他教了一年,得知唐院学生已流亡到贵州平越。便离别了风景优美的云大赶到平越的破庙里。他和罗忠忱、伍镜湖、黄寿恒、林炳贤、范治纶等齐心协力苦撑唐院,把教学继续下去。因为缺乏合适的校长人选,他受命出任交大贵州分校校长于患难之中。当日本骑兵突袭广西独山时,师生们仓皇逃到四川璧山丁家坳。璧山离重庆较近,复员军人三青团的影响较大;他仍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出任校长,但要应付的问题就比以往复杂。抗日胜利后,他和总务主任等拟把教学设备运回唐山,但当时的运输工具优先供应接收大员和政府部门,要把设备经川江武汉转运唐山,实属不易。1947年唐院借上海交大的教室上课。这时候他经常与茅以升、赵祖康、朱国洗等校友联系,以便取得更多的帮助。由于他当院长不贪污,未加入国民党,又未迫害进步学生,所以没有逃离大陆的念头。1948年,蒋介石下令解散上海交大,他把伍镜湖、范治纶和他们的子女接到家中来住,共渡患难等待解放。

不以权谋私,宁愿吃亏

过年时曾有职工提物来赠,他急忙关门;在窗上向来者拱手谢绝。在校友处落实好就职的位置后,就让毕业生抽签。抽到的签可以自相交换,他不从中渔利。黄棠教授的弟弟在1948年抽签去了台湾,现在美国执教。  

有一次女生宿舍失火,有些女生的行李被焚要求学校补偿。他认为财务上不应开支此费,最后自己掏钱补偿了事。他常说:“吃亏就是便宜”。我母亲说:“吃亏就是实实在在的吃亏,怎么又会是便宜呢?”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母亲见到邻居都被抄家而自己幸免。她若有所悟地说:“吃亏就是便宜,一点也不错。这正是刘少奇的吃小亏占大便宜呀!”

不图名,只知苦干实干

他经常身兼数职,埋头苦干。解放前,唐山临近战场,教授们按河北省公教人员的标准领薪,不易请到教授。他除了任院长外还要兼系主任和教课。在上海招生时,他曾和杨耀乾教授两人在淮海中路青年中学的小屋里油印考题。  

他喜欢实干,但对官衔并不热衷。解放前,他曾五次去南京的教育部请辞唐院院长,每次都因挽留而未能辞去。上海交大程孝刚辞去校长时,校友会推荐他继任,他坚决谢绝。解放初发布了他任唐院院长的任命,他急忙去铁道部请辞,并表示愿当教务长。后来又推荐罗河教授任教务长,自任系主任。他任系主任时,认真地向自己的学生罗河汇报工作,不计较职位之高低。

艰苦朴素,认真改造思想

1951年思想改造运动中,他检讨了任命他当院长不就职的错误。又认真检查了崇美,亲美、恐美的思想。此后,他就以艰苦朴素的实际行动为人师表。国庆十周年时,他仍穿了旧衣服去北京参加国宴;门卫对他的证件反复端详。后来他对我说他要做一套新衣服免得把他的证件仔细检查。   

爱国爱党直至终身

他爱国爱党也爱唐院。解放初,他写信到美国请自己的学生回唐院执教;并以自身的情况为例,打消他们的顾虑。当时刘恢先已在美国当了教授,他表示愿来唐院。后因他夫人的工作问题,终于去了燕京大学。但高渠清、胡春农等都来了唐院。

他以无党派人士身份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后又当选全国人民代表。在一次会上曾昭伦把他介绍给周总理说:“顾教授在交大教改中作出了很大的成绩”。接着周总理问:“你是在上海交大还是唐山交大执教?”此后他还和毛主席握了手。通过和国家领导的接触,更加强了他爱党的决心。

 “文化大革命”初,他经成都去峨眉山接受斗批改。我到成都火车站送帐子给他,这时他仍无任何怨言。他回唐山去斗批改时,一个肾脏有了癌变。他来信说树终是要枯的,人终是要离去的,但应该有苏东坡降职到海南岛仍努力工作的态度。我阅信后深受感动,禁不住泪如泉涌。 

[] 顾宜孙,191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土木系。19191921年,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先后获硕士和博士学位。1922年来我校任土木系教授,为我校“五老”之一。1945年至1949年任我校校长。新中国成立后,任土木系主任,1963年任副校长。19561964年为全国政协委员,1964年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文革”中受到迫害,1968年病逝。

          《校史资料选辑》第5辑(19939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