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交大人物>>阅读文章

怀念敬爱的老师林炳贤教授

发布人:吕冬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4日    阅读次数:2199

来源:《校史资料选辑》  作者:郭宏德

 

 

人虽已去  精神永存

                           ——怀念敬爱的老师林炳贤 教授  

自从1950年我应聘到北京参加革命工作以后,近30年没有和林炳贤 教授联系了。1979  年春接到佘畯南校友的一封信,其中提及林师的新址,于是我们又恢复了联系。1981年我去香港探望母亲,也探望过林师及师母几次。当时他的身体状况总体尚好,只是嘴有点歪,他还常去游泳。1984年夏我再去港探亲,很快便给他去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保姆,她说是留下看家的,林师已于年初过世,使我大为吃惊,随即请她代向其子女慰问。一个看来还算健康的人竟与世长辞,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回想林师往事,感慨万分!现仅写出一部份,以资悼念!

家庭的组成及工作概况

林师生于1900年,原籍广东博罗,幼时在香港读小学中学一贯制的圣保罗男书院,教学除国文外全用英语;后赴美俄亥俄大学留学,最后获得建筑工程师学位(比硕士多读一年)。旋即返国在天津开设建筑设计事务所。因老乡和同行关系,与建筑大师梁思成,刘福泰等熟识。师母鲍蕙仙女士原籍广东中山,系日本华侨,能操流利的日语,在天津中西女子学校毕业。长女美博,婚后定居美国三藩市;次子美存,在加拿大任市政建筑师。其父解放前在南非中国领事馆工作。1950年在香港时九十岁,身体健康,可称为老寿星。林师排行第三,长兄在伦敦定居行医,四弟炳良为香港著名的大律师,“大清律例”权威,许多有关清朝或民国的法律,都要请他出庭解释;五弟为飞行员,四十年代在广西因肺病逝世;解放前在上海还有一位六弟。林师家庭和睦,从未和夫人或子女争吵。遇师母不高兴时,他就闭口不语。他有欧美重视女儿之风,有时美博早上上学,他竟看望到她骑车远去。

三十年代起林师任教于母校房屋建筑学。抗日战争期间随母校搬迁而奔波。抗战胜利后  1946年率领复员大军历尽艰苦回到唐山。1946年校增设建筑工程系,他便是系主任。1948  年底解放时他在天津;1949年往香港。他原想教学一辈子,但改变了初衷,开设建筑设计事务所,历时三十余年才去世。  

治学严谨,诲人不倦

林师上课全用英语,声调宏亮清晰,讲解清楚,虽在抗战期间我们当时没有机会看到有名的建筑实物,但经他解释后,我们便能大致想象出来。他上课认真,十分负责,绝不苟且。他很注意经济实用,对建筑平面做得特别好;同时对立面的处理也能配合上。可惜我不长于房屋建筑设计,故未能写出他在建筑学方面的高深造诣。1946年以前,营造学为大学三年级的必修科,高等营造学、建筑理论,建筑设计等是四年级的选修科,学习科目和时间较之建筑工程系少和短,但选建筑课的校友都能在社会上做出贡献,先后有袁国荫、佘畯南、陈金涛等校友在国内甚至国外建筑界享有盛誉,归根结底与林师栽培有关。他不独精于建筑学,对上、下水工程、道路学等亦素有研究,并曾在我班讲授给水工程课。解放前他在母校任教近二十年,桃李遍天下。

诚实公正,平易近人

林师素有诚实的美德,师母和他第一次见面时即能察觉到,因而奠下结良缘的基础。他为人公正,不徇私情,执法如山。毕业考试时,有一位级友因作弊而被开除,他只知执行校规,绝不因几天后毕业而姑息。他上课时面部严肃,难得一笑;但当你和他谈话时,就觉得他和霭可亲,绝无高高在上摆架子,并耐心和别人详细谈论。当他看见别人有困难时,他很乐于帮助,许多校友因此受益。在香港沦陷后我在经济上发生困难,他曾相助。他关心一些校友的工作和生活,我一生曾在十余处工作,由他推荐的就占半数。对慈善公益事业,他也绝不落后。

健康强身为事业之本

林师少时即注意体育,在美读大学时曾获潜泳冠军,潜距七十余米(凭记忆);他说当时用尽吃奶的力,为国增光,无限高兴。大家还记得严寒时衣服穿的最少的当推林师。有一次在冬天他乘火车经过西伯利亚,穿衣的单薄为许多外国旅客所注目。他曾骑自行车在欧洲旅游。校友中体育运动有点成绩的,就很易和他交上朋友。母校中许多体育工作是由他来推动的。

他对下一代的健康特别注意,有时和儿女玩球,督导他们游泳,因此美博游泳特别好,善存也游的不错。他曾邀请当时号称“美人鱼”的杨秀琼陪同美博在香港作渡海泳。他择婿亦以身体为先决条件。

刻苦耐劳,成绩出众

林师很能吃苦,衣着朴素,注意经济核算。他热心为大家谋福利,自动在上海为母校采购,并曾办消费合作社,甘愿流汗出力。他作为复员大队的总领队,本来有些事可以由我一人做的,他却愿陪我淋雨挨浇挨饿。由于责任心强,对所设计的工程,他常到现场指导。抗日战争以前在校盖房子时,他到工地用脚踏地以估测地基容许承载力(根据当时条件)

他考取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初级和高级会员也是很不容易的。他在家中得到师母变卖手饰来支持,到英国后一连考两级会员,较之一般人隔年分别考就难多了;并且他的身体也不适应,全靠住在伦敦的大哥注射和医治。

值得一提的,就是他在1949年到香港所接到的第一桩设计任务。原来那个礼拜堂以前曾由某香港著名建筑师做过方案,因经费不足以致未能兴建。后来重新进行方案竞赛,原建筑师已占了有利的条件,大家未料到林师竞获得第一名,主要因他才华出众,从此奠定了他在香港事业的基础。因建礼拜堂属慈善性质,他只收一半的设计费。他所设计的许多房屋屹立在祖国的大地上(主要在香港) 

人虽巳逝,事业精神长存

林师母曾被小卧车碰过,1981年我在港见到她时,她身体已虚弱,我曾搀扶她到邻近的海员俱乐部吃午饭。因上三楼—般不乘电梯,上到二楼时她便坐下休息。师母的健康也影响到他的生活。母校为罗老教授等开平反大会时,他本来想去峨嵋参加的,因要照料师母而未能成行。他曾约我陪他游泳,并说定了时间便通知我。我等了许久也没接到他通知,心里觉得奇怪。因为林师是最讲信用的。后来他来信表示歉意,告知我因部分时间工作的女保姆走了,家务很多,没有时间安排游泳;并说要到加拿大善存(次子)那里定居,以便照料师母(后因故未成行)

1983年初我在广州碰到畯南校友,才知道师母已在1982年逝世。1983年夏,林师偕炳良弟到广州参观,我也刚好出差到穗,得到消息时他们已返港。同年12月我再出差到穗,晚上知道他住医院治肾结石,我便在第二天下午探望,刚好他睡着,看来人已消瘦和老了。他原看中医,因未见效又改看西医。后来西医认为一定要动手术,他认为自己已老,不如返港治疗。他睡着不醒,正好当天下午我仍要开会,拟于晚上再来探望,但美博说次日清晨即返港,实难安排时间。我便请她代为问候,并说已将贺片从京寄港,1984年我再去港时一定会去探望他的。

听说他准备到穗指导设计工作,以便在晚年对祖国做出更大更多的贡献,可惜因病未能如愿!他虽已逝世,但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刚直不阿,热心公益的精神,永远留在校友们的心里.

选自《校史资料选辑》第14辑(19985月)

 [] 林炳贤(1901-1986),建筑学专家。香港人,美国俄亥俄大学工学士,1929年来我校土木系任副教授、教授,讲授房屋建筑、建筑学等课程。1948年离校

 


上一篇      下一篇